红盾在线 > 工商调研 > 正文

基层关于建立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制度的建议

来源:苏州工商行政管理局  作者:  2018-05-11 09:28:00
  文/陈 
  (作者单位:苏州市姑苏区市场监管局)
  新《消法》于2014年3月15日起施行,它进一步加强了社会诚信建设,充分细化消费者权益,强化了经营者的义务,对新的消费方式特别是网络购物的方式专门作了规定,对网络交易平台的责任也进行了完善和补充。特别是对消费权的惩戒提出了信用管理的新理念。新《消法》第56条第二款明确“经营者有前款规定情形的,除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予以处罚外,处罚机关应当记入信用档案,向社会公布”,针对此规定,基层就如何对消费者失信行为建立信用记录制度作一次探索性思考。
  一、建立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制度的现实意义
  新《消法》对规范我国的消费市场秩序,营造一个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无疑提供了法律保障。而新《消法》第56条第二款的规定,有着更为积极的现实意义。
  一是将失信行为记录符合“宽进严管”原则的需要。纵观人类历史上各个国家各个时期法律的制定和颁布,都有其深刻的时代背景和社会意义。每一部法律的诞生、修订都不是单列或孤立产生的,其往往与其他法律法规紧密关联、相辅相成,体现了当时社会的迫切需要和实际要求。2014年3月1日,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在全国推开,国务院出台的《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通过改革公司注册资本及其他登记事项,放松对市场主体准入的管制,降低准入“门槛”;但同时又严格市场主体监督管理,依法维护市场秩序。“宽进严管”是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的重要原则之一。2014年3月15日施行的新《消法》则是从消费维权角度,通过建立经营者信用实现对市场主体的“宽进严宽”。新《消法》第56条不仅对消费者失信行为予以惩戒,其第二款更是通过建立对消费者失信行为记录制度,强化对市场主体违法行为的信用约束,进一步达到“严管”的目的。
  二是将失信行为记录符合建立长效监管机制的需要。随着市场主体的不断增加、市场交易行为的多样化发展,传统的消费维权方式显然不能适应市场不断发展变化的客观要求。而现代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没有成熟的市场信用就没有成熟的市场经济。信用是现代市场经济的基石,非信用行为不仅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影响社会经济秩序,更是构筑和谐社会的潜在隐患。在当前市场经济条件下,从信用主体角度来看,建立对消费者失信行为的记录制度,有利于对失信行为在一定时期内实行连续性惩戒,符合建立长效监管机制的需要。
  三是将失信行为记录符合依法监管的需要。新《消法》第56条第二款规定“处罚机关应当记入信用档案,向社会公布”,以法律的形式明确行政机关在对列举失信行为处罚的同时予以必要的记录和公示。改变了过去行政处罚对经营者的失信行为偏面重经济处罚的状态,依据法律将经营者的失信行为不良信用记录在案并公示,避免了记录与公示的随意性,体现了 “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因此这一规定符合促进依法监管的需要。
  四是将失信行为记录符合是社会共治的需要。新《消法》第6条第一款明确“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工商登记制度改革实行“宽进严管“也是通过建立企业信用体系来实现多途径的社会共治来实现严管。它不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一家的直接管制,也不单是机关行政职能部门的直接管制,而是全社会共治。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其他行政部门根据新《消法》第56条的规定,对失信行为记录并公示就是通过开放的信用平台为消费者提供查询服务,引导消费者健康消费,增强人民群众消费维权意识和责任意识,鼓励和引导消费者树立消费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从而达到社会共治、营造安全放心消费环境的目的。
  二、对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制度设计的建议
  新《消法》第56条尽管规定了对严重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如何惩戒,该款第二款也明确了处罚机关除了应当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予以处罚外,应当将其记入信用档案,向社会公布。但却没有明确如何记、记什么、记多久等操作层面的规定。基层对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制度在设计层面提出五点建议
  (一)建立信用大平台。国务院制定的《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完善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公示制度。以企业法人国家信息资源库为基础构建市场主体信用公示系统,支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这就意味着要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的大平台,而对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也应当纳入这个大平台。这个平台不是目前各自为阵或按地域或按监管领域建立的“专业”平台,而应是《消法》第56条所涉及的处罚机关综合建立的大平台,各个处罚机关工将记录的信用信息通过各自的政务系统实时反映在这个大平台上。这一原则在制定对对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制度时必须予以明确。只有建立这样大平台,才能对于失信的经营者起到“一处违法、处处受限”严管作用,有效地促进经营者自律,自觉维护消费秩序。
  (二)规范记录内容。在对消费者失信行为信用记录制度中对记录内容必须予以细化。对第56条第一款所列行为在处罚的同时予以记录新《消法》已经明确,基层建议,一是除新《消法》第56条对一些经营者非主观故意但客观上已经对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行为也可以立法予以记录。这样做的目的可以促进经营者自律,进一步净化消费市场环境。二是除制度规定应当记录的对消费者失信行为外,任何行政机关不得随意设定记录项目。体现职由法定的原则。三是记录内容不但要求明确细化并且要公示。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有助社会对经营者的监督,另一方面对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也是一种监督,避免不作为与乱作为。这方面公安系统对驾驶人员违章记录的做法值得借鉴。
  (三)规范记录行为。规范记录行为体现在对行政机关的权力约束,具体表现在记录程序、记录更改、记录删除等。基层认为应当从制度层面加以固化,减少人为因素。从新《消法》第56条的规定不难得出只要发生了所列行为在受到处罚的同时其不失信信息必然记录在案。因此在现代信息技术的支持下则不存在完成处罚程序后另行记录程序的问题,而是同步产生信息记录。对这些记录在案的失信信息,制度应当规定非法定事由任何人不得更改与删除。对那此满足制度所规定的时效则应当通过软件设计实行自动解除。只有因系统出错造成失信信息出错,如到期的不良信息不能自动删除,才能人为变更。对这类记录处理,制度应当明确审批程序,系统则应当对全过程留下痕迹。
  (四)规范记录时效。对消费者失信的惩戒不是目的,只有建立科学的惩戒机制才有助于经营者维护消费市场秩序。因此对经营者失信信息记录时效也必须通过制度加以明确,而这种时效长短应当根据失信行为本身对消费者造成的侵害程度,对整个消费市带来的影响等因素来确定其长短。对那些消费者受到的侵害可以弥补且在今后的经营中可以纠正的行为可以记录1—3年;而对那些造成无法弥补、直接经济损失较大的失信行为等,记录时效应当更长,甚至永久记录在案。这方面欧美等国家在信用失信记录时效上的一些做法可以借鉴。通过记录时效来告诫已经有过失信以及那些暂时没有失信行为的经营者,失信总是要付出成本的。
  (五)关联责任人。比较我国经济秩序监管的行政法规就不难发现,对失信行为的惩戒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在侵害程度不大的情况下,一般都是对组织给予经济处罚,少有对直接责任的处罚。新《消法》第56条第一款对失信经营者的处罚就一般情形下,经营者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体户都是以组织的身份出现,因此对消费者失信行为的信用记录也是针对组织而言的。基层建议,在建立信用记录制度时要明确规定,只要发生新《消法》第56条第二款所言的记录,必须关联相关直接责任人,同样给这些直接责任人以不同时效的不良记录,同时建立市场禁入制度,根据不同的不良记录规定在一定时间内市场禁入。正是由于目前对消费者失信行为惩戒关联责任人制度的缺失,才导致一些企业在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后溜之大吉,风头过后这些企业的投资人又新开一家公司出现在市场上,这种现状的存在显然对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是不利的。

标签:

责任编辑:杨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