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盾在线 > 工商调研 > 正文

以法治推进市场监管

来源:中国工商报  作者:  2017-09-08 09:27:00
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

  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遵循这条规律,着力解决市场体系不完善、政府干预过多和监管不到位问题。《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市场监管是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完善市场体系的关键举措。加强和改善市场监管,是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方向,是维护市场公平竞争、充分激发市场活力和创造力的重要保障,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任务。国务院发布《“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恰逢其时,肯定既有成绩又点出当下存在的问题,更引领我国未来经济走向,通过法治完善监管,推进全面深化改革。

  市场经济离不开监管 

  市场经济体制能够激励创新,提高经济运行效率以及增加社会福利,因而为各经济体所青睐。市场经济体制也有其不可忽视的问题,如市场的盲目性、滞后性等必然导致市场失灵现象的出现,虚假宣传、欺诈等有悖商业道德的行为或现象市场本身无法解决或解决成本过高,需要国家通过适当的手段予以纠正。因此,在全球经济格局调整和竞争优势重塑的重要时期,在我国经济转型和体制完善的关键时期,加强和改善市场监管具有重要意义。

  市场能够带来效率和繁荣,但前提是市场不受扭曲。这就要求政府不随意插手市场运行,制定相关政策法规时不偏不倚,在更深层次上,强调国家经济治理应最大程度地避免损害市场、扭曲竞争。《“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围绕“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这一目标,要求推进简政放权。《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健全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制度体系,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国务院《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更是直接指出,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防止政府过度和不当干预市场,有利于保障资源配置依据市场规则、市场价格、市场竞争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这一系列政策举措,都要求妥善处理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在法治范畴内明确各自的职能或功能,推进政府职能进一步转化,确保市场能够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

  市场监管的关键在于保护竞争 

  中国正值转型期,政府、企业对市场的认识,特别是对市场机制的认识有待提升,推进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是一项需要长期不懈努力的工作。例如,一些涉嫌违法的行为,如“抱团取暖”、协商价格,被企业和行业协会认为具有正当性。诚如《“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指出,这些问题不解决,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难以形成,迫切需要加强和改善市场监管,破除制约体制完善的各种障碍。

  中国经济要进一步发展,经济体制要完成转型,就应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改变一直以来“重政府而轻市场”的做法。强调市场机制的作用,并不是否定市场监管的功能。加强和改善市场监管,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迫切需要,是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的迫切需要,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迫切需要,是适应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趋势的迫切需要。市场监管不能损害市场机制,而应在市场经济运行中设法保护竞争。

  依据经典经济学理论,竞争是繁荣的源泉。竞争的实质就是消除那些阻碍人们达成交易或进入市场的任何特权。也正因此,竞争能为所有市场参与者提供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权利,不仅约束作为个体的市场参与者不能随心所欲地实施损害竞争的行为,也约束作为公权力行使者的政府不能肆意介入市场,实施有损竞争的政策或措施。一旦政府公权力失去约束,以各种理由介入市场,即使表面上是为了增强市场竞争、提高经济效率和增加社会福利,但实际上会形成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最终损害竞争,损害经济效率和社会福利。因此,以政府公权力行使为基础的市场监管必须以保护市场竞争为第一要务,否则就可能适得其反,不仅损害市场机制,更有损市场运行效率。

  保护竞争须依靠法治 

  科学合理的市场监管关键在于保障有效的竞争,而竞争政策就是市场经济国家为了保护和促进市场竞争而实施的经济政策和法律,《反垄断法》是其最重要的工具之一。竞争政策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调节,促使政府职能从聚焦于事前审批逐渐转变为依法建立健全积极有效的事中事后监管机制。只有法治才能真正把握好转换过程中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度”。西方成熟市场经济国家把竞争政策作为主导性的经济政策,通过保护和促进市场竞争,确保竞争机制在市场中发挥作用,从而提高生产效率,达到优化资源配置的目的。我国《反垄断法》施行后,竞争政策被提出并进入国家经济政策的视野。在当前市场经济转型步入深水区的重要节点,全面发挥竞争政策的作用,有助于推动中国市场经济的深化改革。

  深化改革和促进法治是一对不可分离的“双胞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的论述体现了限制公权力与保障私权利并行的现代法治思想,从立法、执法、司法、守法和法律监督五个方面落实依法治国,有助于保障市场化改革的深入进行和竞争政策的有效实施。2015年以来,中共中央、国务院对竞争政策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并在一系列的高层级文件中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尤其是《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首次详细阐述了制度的总体要求和基本原则,并对审查的对象、方式、标准和例外情况予以明确规定,标志着期待已久的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落地。在此基础上,《“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系统而详尽地提出了有关竞争政策实施、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落实等具体举措。

  徒法不足以自行,唯有得以有效实施方能实现其初衷。实现竞争政策的基础作用,先要进一步开放市场准入。简单来讲,应当在绝大多数领域向所有企业开放,而不是依所有制不同设定不同的准入门槛。要给予所有的竞争者平等的竞争环境,在包括税收、信贷、土地取得、政府采购、获取资源等方面一视同仁,特别是要有意识和决心让国有垄断行业或企业平等参与竞争。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要实现市场经济,必须用法治去保障。国家应更加广泛而深入地运用竞争政策,积极营造开放的、公平的、竞争的、法治的市场经济环境,全面推动经济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法治必须是全口径、全程的保障。《反垄断法》素有“经济宪法”之称,是实现竞争政策最重要的法律工具,通过《反垄断法》的执行,可以增强企业的竞争意识,对经济改革具有辅助性作用。

  《“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勾画出了一个公平竞争、有序运行的市场愿景,实现这一愿景同样必须用法治去保障。现在的改革期待顶层设计,但同时要看到已经形成了市场倒逼和制度倒逼的趋势。在这个过程中,要尊重市场规律,尊重法治保障所起的根本性作用,使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下一个改革阶段能够取得老百姓满意的成果。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竞争法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 黄 勇 

标签:

责任编辑:杨月